中華民國臺灣基本法連線 推動兩項公投連署

新聞稿

參與立法委員選舉的「中華民國臺灣基本法連線」,自即日起發動兩項公投連署,一是與內政有關的「檢察總長民選,直接向人民負責」,二是與兩岸外交有關的「爭取聯合國會員「中華民國」設兩席,一為「中華民國(台灣)」、二為「中華人民共和國」。

基本法連線召集人黃千明表示,真正的民主就是由人民完全做主,任何有關台灣現狀的更動,都必須經由台灣人民全體以公民投票方式決定,才能體現「真正的民意」。台灣人民可經由公民投票的民主程序,實現對台灣未來走向的自決權,

黃千明強調,這兩項公投議題並不是為了選舉才發動,即使選舉過後仍會持續進行,第一階段以連署人數超越提案門檻為目標,希望能夠獲得台灣人民的認同。

兩項公投提案,在內政方面「檢察總長民選,直接向人民負責」,理由是現行檢察總長是由總統提名,權力來源是來自於總統,理所當然向總統負責,無法維護司法獨立、檢察中立向人民負責。為提高檢察總長的司法獨立、檢察中立及維護人民權利的民主精神,基本法連線主張檢察總長民選,讓人民直接行使監督檢察機關的權利,以提高人民對司法系統的信任與親近,落實憲法上司法權獨立的原則,根治貪污腐敗。

 

外交方面「爭取聯合國會員「中華民國」設兩席,一為「中華民國(台灣)」、二為「中華人民共和國」。理由是臺灣是主權獨立國家,現在的名稱叫「中華民國」,臺灣與中國本為兄弟,本有歷史情誼,為維持兩岸永久和平、和諧與發展,臺灣應與中國成為兄弟之邦,鞏固關係。維持現狀是基本國策,在聯合國「一國兩席」架構下,兩岸不僅能平等對話,且因為在聯合國有兩席(二票),對中華民國未來的發展也能夠有正面助益。

兩項公民投案連署書表,都已經張貼在中華民國臺灣基本法連線官方網站「法治世界網」(tw-roc.org),也歡迎台灣人民可以發揮自決權,加入連署行列。

(兩項公投主文及理由書詳見附件)

新聞連絡人:(02)87876003轉23分機 張怡菁

公民投票提案一

一、主文:您是否同意檢察總長民選,直接向人民負責?

二、理由書:

2010年1月19日,監察院二度彈劾陳聰明,結果以八票對三票通過彈劾案,陳聰明成為我國史上第一位被彈劾下台的檢察總長。這次彈劾事件,不僅引起社會重大輿論爭議,亦引發社會各階層對於司法系統的質疑,更讓我們看到檢察總長任命制度完全不符合「主權在民」原則。

目前檢察總長是由總統提名並經立法院同意產生(法院組織法第66條第7項)。這樣的任命制度,檢察總長在偵查過程中,難免會顧慮總統(行政干預)及立法院(立法干預)的意見及想法。因此,檢察總長自主性低,很難發揮司法獨立、檢察中立指揮的精神。

根據「主權在民」原則,權力必須向權力的來源負責。檢察總長由總統提名,他的權力來源是來自於總統,理所當然向總統負責,怎麼可能維護司法獨立、檢察中立向人民負責﹖

再者,基於檢調一體,檢察總長掌握行政、人事、預算、獎懲、調動等權力,檢察總長身握重權,整個檢調體系都會因為檢察總長的意志改變而受影響,如果不由人民直選產生,如何貫徹人民意志﹖以著名的一審檢察長的邢泰釗因「人審會」、「檢審會」的的行政干預,使其在高雄查賄第一的績效,在未任滿前即被調到金門。法務部的「檢協會」直接發表〈在政治力面前,檢察官絕不低頭〉的聲明,質問馬英九與法務部,並指出由邢調職一事顯示政治黑手仍在染指檢察官核心價值。

以民主強國美國為例,檢察長由人民選舉産生(諸如美國前總統柯林頓出身於阿肯色州的民選檢察總長),是美國民主強勁生命力的表現,也是美國多元文化的民主現象。現在除紐澤西、康涅狄格、羅德島等少數幾州外,大部份都是由人民直選產生。因為檢察長位高權重,由人民選舉產生,直接向人民負責,才能排除長官或行政權不當的干預,從而達到真正獨立、不受干預辦案的積極目標。

基於上述理由,為提高檢察總長的司法獨立、檢察中立及維護人民權利的民主精神,我們主張檢察總長民選,讓人民直接行使監督檢察機關的權利,以提高人民對司法系統的信任與親近,落實憲法上司法權獨立的原則。因此,我們認為立法院應該修改法院組織法,讓檢察總長改為由人民直選產生,向人民負責,體現民主政治「以民為主」的普世價值。

 

公民投票提案二

主文:您是否同意爭取聯合國會員「中華民國」設兩席:一為「中華民國(台灣)」、二為「中華人民共和國」?

二、理由書:

1945年聯合國成立,中華民國為創始會員國之一,同時也是五大常任理事國之一。至今,「中華民國」之名號,依舊是聯合國會員國的國號之一。

1949年,中國共產黨在中國大陸成立中華人民共和國(People’s
Republic of China,簡稱PRC),中華民國(Republic of China,簡稱ROC)遷都臺灣,至此開始,海峽兩岸進入對峙、分治的狀態。1949年至1960年間,兩岸關係極為緊張與不穩定。在政治上,兩岸互不承認對方的存在及合法性,在聯合國席位上互爭「中國代表權」。

1971年10月25日,美國駐聯合國首席代表布希(George Herbert Walker Bush)向聯合國正式要求第26屆大會將「中國在聯合國的代表權問題」列為議程係為「雙重代表權案」,美國認為「中華人民共和國應有代表權」,但「不應剝奪中華民國的代表權」。

同日,聯合國大會通過了第2758號決議(United
Nations General Assembly Resolution 2758),決定由中華人民共和國取代中華民國的中國代表席次,成為中華民國在聯合國的唯一合法代表。

基於上述的歷史過程,我們可以瞭解臺海兩岸在政治上的角力過程,也可以理解兩岸在「國家身分」上的矛盾衝突。因此,我們主張在聯合國會員「中華民國」設兩席:一為在台灣的中華民國、二為在大陸的中華人民共和國。希望為兩岸開闢新路。茲將理由說明於下:

國家地位:臺灣是主權獨立國家,現在的名稱叫「中華民國」,於1912年在中國大陸成立,因國共內戰問題,1949年遷都臺灣。

(2)    歷史情誼:兩岸歷史關係密切,臺灣與中國本為兄弟,故本有歷史情誼。

(3)    兄弟之邦:為維持兩岸永久和平、和諧與發展,臺灣應與中國成為兄弟之邦,鞏固關係。

(4)    民意至上:維持現狀是基本國策,「任何有關台灣現狀的更動」都必須經由臺灣人民全體以公民投票方式決定。公民投票才能體現「真正的民意」。

(5)    走向世界:臺灣成為聯合國會員,就有身分地位與世界各國平等發展各種關係,平等簽訂各種國際條約。也唯有與民主國家保持關係,臺灣的民主自由才能永遠維持。

(6)    和平共存:在聯合國「一國兩席」架構下,兩岸不僅能平等對話,且因為在聯合國有兩席(二票),對中華民國未來的發展也較有正面助益。

兩岸同時成為聯合國的會員國,且中華民國的席次由一席增加為二席,對兩岸而言,均為正面助益。因此,我們主張由公民投票來決定國家前途,這是我們走向世界的活路,亦是展現「全民意志」的民主表現。

Share